叶扬、陆源、周嘉宁创作谈:还在坚持写作的80后作家

  • 时间:
  • 浏览:3

原标题:

  21世纪初,郭敬明、韩寒等青年作家以决然不同的姿态闯入年轻读者的视野,成为“100后”作家的代表性人物。每各自 的作品锋芒毕露,风格多样,聚焦年轻人所关注的时髦生活,掀起一股狂热。

  十几年后,哪些当初备受注目的人似乎纷纷逐渐从写作转移到其他行业,还不能了在娱乐新闻中不能看完每各自 的身影,“100后”成为四个 古早的名词。而在香港娱乐圈的聚光灯焦点之外,依然不乏笔耕不辍的“100后”写作者。

  今年上海书展期间,文景举办了一场名为“用写作见证一代人的成长”的对谈活动,由评论家李伟长主持,“100后”作家叶扬、陆源、周嘉宁分别讲述了当事人怎么才能 才能 开始 英语 写作,以哪些样的情况在写作这条道路上坚持。

(左起)李伟长、周嘉宁、路源、叶扬

  以不同的最好的方法进入文学写作

  叶扬、陆源、周嘉宁有的是“100后”,每各自 的童年时期恰逢改革开放后整个社会的蓬勃发展,是对知识如饥似渴的年代。絮状引进的外国小说滋润了作家们的童年,使每各自 积累了启蒙的阅读经验。

  确实同为“100后”,是毫无争议的“一代人”,三人进入写作的入口却截然不同。

  叶扬大学念的是建筑,从BBS时代开始 英语 创作,“当时在论坛上跟人吵架,为了证明我的观点,让人开始 英语 写小说。”

  当时文景的一位编辑看完她在BBS上发表的小说,提出还不能尝试将之出版成一本书。BBS写作有个好处,能接收到读者第一时间发来的反馈。现在没有 了BBS前一天的互动平台,叶扬每次出书的前一天最渴望的还是收到反馈,前段时间有位高中生读者通过微博私信发给她手写的8页读后感,这让她感动不已。她希望读者读前一天去评价,无论是好或坏都还不能,别人跟你说歌词 他理解你的故事,这会带来四种 动力。

  陆源是财政学专业出身,自认算不太典型的写作的人。他戏称曾认为当事人是“天生的小说家”,机会他前一天认定当事人在写小说前一天从来没有 有点想做任何别的事,走上这条道路有必然性。直到某天他忽然回忆起当事人在大学时期非常渴望能做计算机方面的工作,这才意识到记忆的真实有别于客观的真实,他当事人确实无意识地隐藏了当事人的记忆。

  作为“100”后,陆源认为你这名 代人与前辈相比,非常幸运的是能有机会读到众多外国文学,吸取了絮状营养,“才有机会走向根小每各自 现在认为的真正意义上的写作之路。”正是机会那段“出版的黄金年代”,“100”后你这名 代人有机会在思想观念还未定型的阶段接触到絮状优秀的文学,他和叶扬前一天没有 受过大学科班文学训练的理科生,才有机会摆脱命运的必然性,主动挑选去做四个 写作者,并在这条道路上有所成就。

  与前两位嘉宾非文学的专业背景不同,周嘉宁因获第二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而被复旦大学中文系录取,毕业后老是从事写作。

  但对于周嘉宁而言,当事人的写作也从不从高中开始 英语 ,在20岁末尾、100岁开头的年龄,她才真正懂得“哪些是写作”。

《荒芜城》书影

  周嘉宁的小说《荒芜城》前一天再版,尽管在《荒芜城》出版前她机会有10余年的写作经验,但她仍然将这部作品作为当事人写作的起点,在她的简历上,这部小说前一天她没有 列上任何作品,“机会确实我前一天谁能谁能告诉我哪些是写作。确实写《荒芜城》的前一天谁能谁能告诉我哪些是写作,但确实我的练习是从那个前一天开始 英语 的,从那个前一天还不能看完我是怎么才能 才能 在练习,怎么才能 才能 在学习。”

  当事人成长印记算不算 会体现在文学之中

  与前辈相比,絮状“100后”写作者从不把写作当成唯一的职业,越多越多越多越多写作者有的是另外一份工作,在青少年时期,也都拥有迥异的人生经历。李伟长提出了四个 问題,“100”后写作者脱离于写作之外的另一每段工作与生活,算不算 会以四种 思维最好的方法或是记忆,进入到每各自 的文字之中?

  叶扬现在从事建筑杂志编辑的工作,她坦陈当事人并未有意做你这名 尝试,她极少将身边的故事写进小说中,也几乎没有 在书中植入当事人本职工作的痕迹,甚至在小说中写到空间,比如卧室、客厅,她也从越多去描写那个空间,更越多展露出当事人的建筑背景。

  “我不太知道我脑子里的专业知识会体现在哪些东西上,但机会会有其他的影响。”叶扬举例,《小说界》编辑沈大成曾给过她四个 评价,说她小说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通常她的小说会四个 结果。越多越多越多越多作者会在技法、写作包括文笔上有更多的追求,要是叶扬作品是四个 行为逻辑的圈,它最完会有一系列的因果关系。这机会是理工科出身的作家才有的习惯。

《童年兽》书影

  陆源的新书《童年兽》是一部包含自传色彩的小说,是交织着社会历史和当事人心灵史的自剖独白,而故事在四个 相对特殊的空间——体校围棋队展开。上世纪100年代,中日围棋擂台赛引起民间广泛关注,社会上掀起了一股“围棋热”。在前一天的时代背景下,陆源当事人也成为了一名棋童,在体校里度过了当事人的童年时代。他认为《童年兽》的写作是一次难以复制的过程:“到今天为止,我还不曾向任何人说起当事人的童年,将来也从不再说起。仅此一次,该说不该说的,皆已说尽。”

  《童年兽》是基于陆源自身经验的半自传体小说,这跟他前两部作品完整版不同,“我终于发现我的童年的哪些遭遇,有的是百分之百的坏事,前一天的哪些经历让人带来了困扰,让人难受。前一天它有的是机会会变成今时今日些许的成就和安慰。”

  李伟长认为这原应着分析进步:“机会对当事人的作品很平静往往是四种 好的情况。我你还能不能 写对的,感觉对了,情绪对了,在写你这名 过程当中机会满足了当事人,机会满足了一次当事人,对第二次满足就没有 没有 期待,确实从你这名 意义上,陆源机会完成了一次所谓的自我成长。”

《请勿抛弃车祸现场》书影

  见证四个 时代前一天,怎么才能 才能 超越时代

  身为四个 文学编辑,陆源每天有的是接触絮状不同年龄作者写的小说,他认为对四个 写作者而言,非常重要的是其决定投身写作的年龄。

  从你这名 角度讲,“100”后是幸运的,这代人在年轻时代赶上了改革开放后文学的黄金年代,在观念形成和文学训练上都正当其时,而“75”前的一代人错过了你这名 机会,“在你这名 意义上说100后、85后、90后我认为是成立的,有了没有 其他点的机会,真的跟前面不一样。”

  周嘉宁则提出前一天问題,在真正进入写作的门槛前一天,随着年龄渐长,不论是哪些年龄的作家,年龄的意义完会模糊,真正有价值的“是魅力四种 ”,是还不能超越年龄,超越时代的东西。

  “你这名 世界的舞台不分年龄,越多机会你是四个 年轻人就优待你,机会机会你是四个 老年人就优待你,确实是有点公平的,有点对于创作者来说是有点公平的,对于创造力与生命力是巨大的考验。”

  “今天每各自 讨论哪些问題,实际上也是在追问当事人的写作是哪些样的情况。” 李伟长总结,“四个 小说当它被叙述为它见证了一代人的成长,没有 它在你这名 代人的身上是有用的,要是在你这名 代人前一天它就会消失,就会被冷落,就像每各自 重新去看待现当代文学上方的作品一样。”

  从你这名 角度出发,李伟长认为,四个 写作者见证四个 年代机会四个 时代,确实还算容易,“要是机会四个 写作者,它的写作不能超越10年,往下再走10年,还依然会被提起,没有 他必然要具有窗口期,能反映普遍问題,从出版社的角度来讲不应该是过时的。”(澎湃新闻记者 杨宝宝)